您的位置: 淄博资讯网 > 时尚

魔装 第一一一章又见凶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28:57

魔装 第一一一章又见凶杀

越往前走,风洞倾斜的角度就越大,速度自然慢了下来。

转眼过了几个小时,这里看不到天日,只能凭感觉,习小茹有些饿了,刚要招呼苏唐停下来歇一歇,却看到苏唐陡然顿在那里。

“怎么了?”习小茹走到苏唐身边,压低声音问道。

苏唐微微眯起眼睛,深深嗅了一口空气,随后道:“有血的味道。”

“你跟在我后面。”习小茹道,接着几步抢在苏唐身前。

“这边走。”苏唐指着斜刺里的一个小风洞说道,如果是在外面,血腥气早就散发没了,但在这狭小的空间起,气味依旧很浓,而且苏唐的感应很敏锐,立即察觉到了。

顺着小风洞往里走,走过一个拐角,习小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

,接着抬手示意苏唐止步,而她自己略一弯腰,接着身形闪电般窜了出去。

苏唐没有止步,反而快速走了过去,一眼看到地面上躺着三具尸体,两男一女,都穿着白色的衣服,而习小茹已窜向风洞的另一个出口,两边都是陨铁,根本不可能有隐伏的空间,如果凶手还在附近的话,向前追就能看到。

片刻,习小茹从出口走了进来,远远冲着苏唐摇了摇头。

几天之内,这是苏唐第二次看到尸体了,他一边观察一边问道:“你能不能看出他们是哪一个门派的弟子?”

“看他们的穿着,好像是圣门的,但也不一定。”习小茹道。

“为什么是圣门的?”苏唐问道。

“圣门的弟子就是喜欢装。”习小茹撇嘴道:“男的装文雅、装清高,女的装腼腆、装秀气,所以他们大都穿白衣服,好像穿上白衣服就怎么干净了似的。”

“我发现了,你们三大天门之间……也不是很团结啊。”苏唐讶然。

“废话,你傻么?”习小茹道:“别说三大天门,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家族,也有这样那样的龌龊事,更不要说是和其他门派团结了。”

“有些意思……”苏唐笑了笑,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尸体上:“你对他们有没有什么印象?”

“没有。”习小茹摇头道。

苏唐观察的第一具尸体,伤口在脖颈间,利器从左颈入、右颈出,刺穿了脖子;第二具尸体头部血肉模糊,骨头多处破裂,但苏唐很快找到了致命伤,在尸体的嘴巴里,另一端的创口在后脑,同样是贯通伤;最后看的是那具女尸,胸部被撕扯得一片狼藉,好像被野兽啃过一般,但真正致命的是她的心脏被刺穿了。

凶手应该是刻意隐瞒,企图让别人误以为这是一群人干的,而不是一个人。

接着,苏唐伸出指尖,在那女尸的鼻孔中拽出一条绿芽,绿芽差不多有一尺多长,尾部居然生出了根系,似乎已长在那女尸的身体里。

“是自然宗的弟子干的?”习小茹皱起眉:“他们疯了不成?大家可是有规定的,谁都不能在历练之地挑起事端,否则一律严惩!”

“肯定不是。”苏唐笑道,如果没有故意把尸体搞成这样,还真说不准是不是自然宗的弟子干的,女尸的致命伤在心脏,一击毙命,根本没必要再埋上一颗种子。

“除了他们,别人又怎么敢袭击圣门的弟子?”习小茹反问道。

“相信我吧,大哥,这件事绝对不简单。”苏唐道:“不过,与我们无关,看过了也就算了。”

“对啊,我们没必要管的。”习小茹道,如果牵扯到魔神坛,她倒是有可能插手,但自然宗和圣门的事情,她才懒得浪费时间。

“走吧。”苏唐道:“大哥,你刚才说的那些规定,真的能被遵守么?什么样的冲突是挑起事端?可以不可以决斗?”

“当然要遵守了!什么样的冲突……我也不太清楚,反正就是不能主动挑衅,决斗是可以的,就算是我们魔神坛的同门弟子,也可以决斗,但不能见血,更不能危及生命。”习小茹道。

“不能见血?那还不如小孩子打架呢!”苏唐嗤笑道:“三大天门是越来越没出息了,这样下去你们的弟子还有什么前途?”

“别因为你那个小美人儿,就使劲编排我们三大天门的不是。”习小茹怒道:“也不是一定不能见血,比如说,我一刀砍过去,你没挡住,被我砍伤了,那是你活该,但比如你已经倒地了,我还要补上一刀,那就是我的错了。”

苏唐突然停下脚步,习小茹一愣,“又怎么了?”

苏唐慢慢俯下身,这里到处都是陨铁,所以看不出是否有人停留过,但地面上的食物残渣却可以证明,不久之前,至少有四个人在这里休息过。

不可能是凶手,凶手那么掩饰自己,绝不会在杀人现场附近逗留。

“厉害……”苏唐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“什么厉害?”习小茹问道。

“我说那个杀人的凶手,他非常非常厉害……”苏唐缓缓说道,开始他没放在心上,是因为他可以做到,不过,两批历练弟子所选择的栖息地相距只有一百米左右,虽然中间隔着纵横交错的风洞,但只要一击不中,那几个死去的弟子开始反抗,这边肯定能听到声响。

也就是说,那凶手是在刹那间连杀三人,最后那女弟子张嘴要呼喊,利器正从她口中刺入,把她的声音全部堵住了。

来参加历练的各门弟子,几乎全部都是斗士,不是那些阿猫阿狗,可以随意屠戮。

如此快如闪电的扑击、刺杀、移动,他苏唐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完成。

习小茹狐疑的俯下身,去看刚才苏唐观察的东西,她也看到那些食物屑,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。

习小茹不是傻瓜,这种事情用不着苏唐解释,一个小小的提醒就足够了,她自然能想得到。

“大哥,我们得小心了。”苏唐轻声道。

“嗯。”习小茹脸色沉重:“不管做什么,我们都不能分开。”

江门癫痫病医院费用
十堰治疗妇科方法
蚌埠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江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十堰治疗妇科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